在了解真实的电竞专业之后你还会去报考吗?

今年春节社社走亲访友,聚餐聊天的话题除了“解决个人问题”或者“催婚”,被问得最多的就是“高考现在什么专业火啊?”。

有趣的是,竟然还有位英年早婚的80后亲戚问我:“我家小X打游戏打得挺好的,毕业后能靠打比赛赚大钱吗?比如报个电竞专业?”

社社委婉给出“电竞专业和职业选手并没有太直接的关系,大多数人毕业后也不一定进电竞圈”的答复后,亲戚们投来质疑的眼神因为这和央视新闻上讲的截然不同。

于是,社社在开工后走访了电竞专业的应届生朋友,以及以前在电竞圈混过的老前辈,用他们的亲身经历让亲戚稍微理性了一些。

不过有趣的是,在采访过程中我们探讨了不少延伸话题,比如电竞专业到底教的啥?它对投身电竞行业有何帮助?基于此,本期社社想通过这些人的视角,来跟大家唠唠“电竞专业”在媒体光环之外的真实景象。

小楠是中国首批电竞专业的毕业生之一,在入学的第一天学校领导就很激动地说:“你们是这个专业的首届学子,在毕业时会比同龄人有着更大的优势!”但这个优势究竟是什么,已正式工作半年的小楠至今还是没看出来。

小楠曾经就读于南方某体育院校,专业全称是“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如今在广州一家游戏公司任渠道商务一职。据她所知,她们专业这一届的毕业生,几乎所有人都没有从事电竞相关的工作。

“如果代练和陪玩不算职业电竞的话,那么我们这一届真没一个同学最后是做电竞相关的。”小楠表示班上很多人在毕业前就以实习生的名义,招入了游戏公司,毕业后就职岗位以策划、市场、商务等为主。

这个结果看上去似乎有点玄幻,但小楠和同学们其实很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这是因为在入学到毕业,任课老师就反复给他们打过预防针解释称电竞专业是外界的误解,这个专业严格来说是包括电竞在内的“数字娱乐设计与管理方向”的大学科。

所以小楠和同学们并不认为自己是所谓的“电竞专业应届生”,即便有电竞相关的大课和考试。

只不过现实和小楠老师讲的有所偏差,“电竞专业”这个概念一直是各大高校和媒体有意推动的。从2017年中国传媒大学发布首个电竞专业招生的信息,直到2021年央视等媒体的相关报道上,我们能看到的第一手官方信息都称其为“电竞专业”。

其中典型例子之一,就是在央视2台2021年7月16日的正点财经栏目中,报道以「电竞产业观察 首届电竞本科生毕业 就业形势向好」为题,介绍了中国传媒大学数字媒体艺术专业的两位应届生,称他俩是“电竞本科生”。

有趣的是,在互联网平台上不乏中传媒的学生对外解释自己不是“电竞本科生”,各专业的同学更普遍倾向于称自己为“游戏系”。

于是电竞专业就像传说中的“薛定谔的猫”,从它问世以来就处于“在不同观测者眼中,有着不同现实”的状态。

就电竞专业教的课程来看,实际上分为不同的专业,游戏设计是一个大类,传媒是一个大类,另外还有一些体育类、市场营销类等专业,它们都或多或少会带点电竞课。

在电竞领域混迹十多年的老王表示,其实外界更少知道的是,所谓的电竞专业早在十多年前就已开办。不管是2007年的浙江传媒学院,还是2009年的天津体育学院,乃至于各路技校更早就开始搞的电竞课,这些都不是新鲜事。

▲现实中的电竞课其实不少体育高校早年都设立过电竞相关课程老王从事电竞工作多年,早年干过某RTS电竞项目的战报分析员和解说,后来也参与过电竞媒体的创业,如今是某手游电竞赛事的运营负责人。作为业内老油条,老王认为“中国首个电竞专业”这类概念,其实有点高手玩概念营销的迹象。比如它把打职业、投身电竞产业、进入游戏行业等不同的规划方向糅合在了一起,再在近年各家媒体的报道中,将信息焦点放在了电竞专业上尤其是再加上首个、首批这类前缀,效果拔群。

而谈到电竞专业应届生的就业方向,以及自己会不会招电竞专业的学生时,老王表示无所谓哪个专业,优先是看有没有经验和相关作品。至于是哪个学校哪个专业,无非看中他们教学体系以往的成果,比如应届生的学习能力、自律性等方面的平均素质上。

现在是2022年亚运年,电子竞技入选亚运会正式项目,让老王借着这股东风迎来又一个事业上升期。“虽然咱不是一线热门项目,也没有入选亚运会,但股东们认为这是个大涨的好时机,所以今年岗位上会扩充不少。”但即便电竞相关的不管岗位扩充多少,老王认为都不会达到几十上百万的缺口。

之所以电竞专业给外界很火爆的印象,除了媒体近年的报道外,还有一个误导来自于人社部2019年发布的「新职业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里面预测“未来五年电子竞技员人才需求量近200万人”。老王则指出,中国游戏行业从业者拢共不到150万人(游戏工委2018年度报告)还要再增加200万电子竞技员?这个缺口有点“大”啊。“我现在负责是兄弟就来砍我类的产品,但有可能我也被算进这类报告,成为一名电子竞技员了。”小楠接过话调侃道。老王也表示目前不管是行业内还是外界媒体,其实都无法准确给电竞从业者划一个标准。电竞选手、教练、裁判、解说等一线从业者,自然可以很明显地归纳。但比较边缘的从业者,比如给冷门的电竞项目做视频和运营,算是电竞从业者吗?又比如一款人气较普通的游戏有电竞赛事,它的运维工作人员,算是电竞从业者吗?

▲在部分人看来,线上斗地主也算电竞你觉得呢?反正在部分电竞从业者看来,像裁判、解说、战报数据分析、陪练、助理等与电竞比较直接的职位,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招人都是优先招圈内的老人,跟就读什么专业没有关系。至于“平均工资的1-3倍”这种传了好几年的微博传说,老王更是忿忿不平:“我开这么高薪资你也得接得住啊,说得我们这行多饥不择食似的!”在探讨电竞专业的时候,大家一开始本以为学校里是没有职业选手的。但意外的是,小楠表示她有个同专业的学弟就是职业选手。出于不便透露个人信息的原因,这位学弟并没有接受采访,但根据小楠的介绍,我们大致明白了电竞专业真的出现职业选手的原因。事情还要从2021年8月底说起。当时业内传出“职业电竞选手参赛年龄或许有新规出台”的小道消息,与之对应的是「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热门项目的国内赛事,都推出了参赛选手年龄的调整。YM战队的创建人刘谋(PPD)甚至在直播时直接表示:“低于 18 岁的选手以后我们不招了。”

如今在相关政策的影响下,国内电竞产业将面临未成年选手无法参赛的问题。所以有些俱乐部采取了将潜力新秀送进学校的方式,保证在训练之余,让未成年选手也能接受相对完善的教育。在这一点上,有些高校和俱乐部达成合作协议,职业选手成为了学校的招生噱头,学校也开绿灯给选手颁发文凭。这种形式到底有没有意义呢?讨论群里一直没怎么开腔的前职业选手老肖,反而表示了支持。00年代投身电竞的老肖,开过网吧和组装电脑店,如今经营着一家电子竞技外设网店。

电竞选手入行早、退役早的问题,几乎是国内电竞产业多年来的普遍现象。老肖认为,18岁以前还有书读,不仅有利于提升心智和抗压能力,退役后也比他们这批老人有着更多的选择方向。因此电竞专业对未成年选手而言,或许是登上职业赛场前一个不错的过渡阶段。然而对于热爱电竞的年轻学生来说,电竞专业则具有不小的误导性尤其是毕业后从事的工作很可能跟电竞无关。

相比天赋比万里挑一还稀缺的年轻选手,众多喜欢玩游戏、热爱电竞的初高中学们,如何对电竞专业形成更清晰的认知,并且理性规划自己的未来,这目前依然是个无解的难题。而这也正是社社希望能尽一份力,为电竞专业祛祛魅、多做一些客观介绍的原因所在。「2021电竞专业期末考卷」领取指南:加入社社玩家Q群:834716385,@群管理即可领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