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EDG电竞俱乐部做队医

从表层伤病到潜在风险,从身体健康到心理辅导,对标传统体育的EDG健康管理中心,正在成为电竞选手最坚实的“水库”。

电竞选手的作息与常人不同:他们的一天往往从下午开始,直到凌晨深夜才能结束8-10小时的高强度训练。每天睁眼后,EDG电竞俱乐部的选手们还得过Kaden这一关,雷打不动。他是俱乐部健康管理中心的主管队医。

问诊后一小时与晚饭间隙,是Kaden的治疗时间。问诊过程中发现任何细微异常,这位经验丰富的“老中医”都会尽力替选手们解决。

近些年,电子竞技行业迎来高速腾飞的同时,选手健康问题也逐渐暴露在公众视野中。由于较高的训练强度与竞争压力,过半电竞选手都有着或轻或重的职业疾病,例如腱鞘炎。而行业机制的不成熟,也让这些赛场上光鲜的年轻人,往往无法得到传统体育那般专业的健康管理。

从简自豪(ID:UZI)到近期的高天亮(ID:Tian),越来越多天赋异禀的选手因伤病无奈暂时离开了赛场。

2020年6月,EDG在原有配置队医的基础上整合升级,正式成立了健康管理中心。年底LPL颁奖盛典上,健康管理中心获得了官方颁发的“2020年度特别支持贡献”奖。作为行业先驱者的EDG,近两年做了哪些探索?

1月12日,EDG电竞俱乐部发帖公开招聘。这一次,俱乐部想招募的并不是潜力电竞选手,而是队医。

主管队医Kaden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此次招聘目的是为了寻找一位专攻心脏临床康复、急救等领域的西医,与他一起合作搭档。Kaden是中医出身,曾在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的康复医学科,以及橄榄球、田径等省队任职过。

除此之外,健康管理中心还希望招聘2位实习队医,最终和3位生活指导员(负责选手安全、体能等方面)一同形成一个7人规模的小团队。

在电竞业界,过去的EDG和许多俱乐部一样只配置了一位理疗师,或者干脆定期带选手去诊所。但理疗仅能暂时缓解部分职业病,无法根治与预防,电竞选手们的健康需求依旧难以得到保障。

EDG在2020年成立了健康管理中心之后,全职的队医不仅会全天候陪护选手训练,人员配置也会更加多样化、专业化。不仅如此,每一场比赛也都会有队医跟队,以便及时解决问题。

尽管人员从业经历足够专业,健康管理中心的职能又与医院略有不同:EDG模式的核心仍是以提前预防为主,在疾病发生或者严重前掐断苗头,避免出现因伤病而退役的情况,并逐步培养选手对自身健康负责任的意识;相比之下,医院医生每天面对的都是已有疾病的患者。

Kaden将这份工作形容为“进水”:电竞选手的身体就宛如一个“水箱”,在长期的高压训练竞技中,水也逐渐流失,而作为“水库”的他需要在水箱干涸之前不断进水,并达到一种平衡。

Kaden解释说,电竞选手长期不规律、熬夜通宵的生活日常,在临床上存在着猝死、脑出血等风险。他在解决表层的职业伤病,覆盖选手日常康复性治疗的同时,也需要不同专业的人员来一同解决背后的隐患。

“我们今年有一个目标,给每位队员建立一个疾病的数据库和数据模型,然后去预测他下一阶段可能会发生怎样的疾病,进而可以从根本上去斩断可能性。”

事实上,早在2020年初Kaden入职之际,关于选手疾病数据库的搭建工作已经开始推动。经过去年一年的数据收集,目前已经掌握了不同游戏项目选手,各自最有可能出现的职业疾病。但受限于样本量不足的问题,疾病数据无法再从游戏项目精确到个人,而这将是EDG健康管理中心2021年努力攻克的目标。

在电子竞技领域,心理问题有时往往会产生更加严重的影响。与竞技体育不同,电子竞技也是大脑之间的博弈,会考验反应、团队配合等等。个人的心理问题不就会严重影响他在赛场上的发挥,有时甚至会反过来影响身体,出现一些应激反应。

除了主动寻求队医帮助的选手之外,Kaden会在日常的诊断中通过把脉等方式,来判断选手的情绪是否出现较大波动。

“如果是失眠,一天就能帮他解决。如果是精神压力比较大,可能需要几天才能恢复过来。”Kaden告诉刺猬公社,心理治疗期间他每天都会拉着选手聊天。

“会聊到生活、感情、家庭、职业发展方向等等。有时也会作为一个不玩游戏的人问一些游戏内容,选手其实很乐意讲解,也能给他们带来一些满足感。有的时候我们也会做一些简单的潜意识催眠治疗。”

从表层伤病到潜在风险,从身体健康到心理辅导,对标传统体育的EDG健康管理中心,正在成为电竞选手最坚实的“水库”。

Kaden加入EDG电竞俱乐部之前,在某橄榄球省队任职队医。他最初离开三甲医院的工作,源于受不了医院一成不变的流水线工作。但在传统体育行业,他又碰了壁。

比起医院的工作,传统体育队医没有那么大的工作压力。但由于运动员肌肉过于结实,Kaden治疗时往往得耗费不少体力。而传统体育行业的一些结构性弊病,最终成为了他离开的导火索。

在一些国外的传统体育队伍中,队医往往有着较高的地位:他拥有一定的处方权,以及判断选手能否继续上场比赛的权力。相比之下,国内体育队伍中教练往往话语权更大。偶尔出现意见不一时,队医可能得被迫遵从教练的指示。

直到今天,Kaden都不是一个游戏玩家。但在2020年1月,决心从传统体育行业离开的他,偶然看见了EDG电竞俱乐部的队医招募贴。

彼时EDG招募队医的标准与传统体育行业一致,但Kaden从中发现了机遇:电竞行业的医疗体系其实并不成熟,也没有统一、标准的流程体系,而他有机会一展拳脚。在后来的面试过程中,EDG电竞俱乐部的领导层也对他的诸多想法表示认可,双方一拍即合。

刚入职第一天,Kaden需要帮助一位EDG的电竞选手治疗腱鞘炎。他使用了常见的手法治疗等方式,结果那位选手啧啧称奇,“哇!原来还可以这样!”,这一反应令他颇为吃惊。

“这可能和他们没有经历过这种专业医疗保护有关。同样身为职业选手,电竞选手和传统体育的运动员,在医疗方面受到的待遇不太相同。”Kaden回忆说。

一年多的工作经验,也让Kaden对电竞队医的工作有了不少全新的认知。在他看来,这份工作与目前主流的医院工作、传统体育队医都截然不同。在电竞俱乐部内,也需要学会与电竞选手们沟通,并保持一个良性的关系。

“工作中得要保持一个将心比心的状态。鉴于我岗位的特殊性,肯定也得给予他们一些真诚的关怀。接着他们在我这治疗后身体好了很多,这样才能慢慢建立信任。”Kaden说道,“因为选手们年龄都很小,他们在世界观价值观的建立上需要引导,所以心理健康方面我也有在介入。”

也正是这种全新的工作要求和人际关系,让EDG健康管理中心在招人时也遇到了不少挑战,一时间难以找到十分匹配的人才。许多应聘者往往抱着和医院上班相同的心态,这在明显不太符合电竞队医的日常。

但在信赖关系建立之后,EDG的电竞选手们不仅有时会叫上Kaden一起出去玩,更会在治疗时展露外界所不熟悉的一面。

在Kaden印象中,EDG的元老级明星电竞选手明凯(ID:Clearlove)就是这样一个人。2019年年底,明凯转型为主教练,以严厉而出名。教练并没有太多治疗需求,所以Kaden过去与明凯交集并不多,只能偶尔窥见他板着脸训话的样子。

2020年年底,明凯又重新宣布转型为选手。密集且高强度的训练,也让这位电竞老将的职业病开始发作,也转而寻求Kaden的治疗帮助。

“今年正式跟他混熟了之后,才发现明凯其实跟我之前印象中不太一样。之前看他当教练其实挺严肃的,选手们对他都有一些敬畏感。其实他挺幽默的,也是很好相处的一个人。”Kaden说。

2020年疫情期间,EDG电竞俱乐部的社交账号上,更新23期名为“EDG CARE”的全新视频系列节目。罕见的是,这一系列节目没讲任何与电竞相关的内容,反倒让队医和电竞选手们演起了一个个小短剧,借此来推广各种健康知识。

“在健康管理中心成立时,我们就考虑过电竞相关医疗科普的内容。不仅是针对选手,还可以提醒普通观众注意身体健康。后来遇到疫情,这个项目计划立马提上了日程。在游戏和娱乐的同时,我们也想用有趣的方式,呼吁大家更好更健康地去生活。”EDG电竞俱乐部相关负责人说道。

至少在现阶段,EDG电竞俱乐部在健康管理等方面,其投入确实超过了其他许多同行。

这也是“淀粉”们将EDG戏称为“百年俱乐部”的原因之一:俱乐部愿意在那些没法带来短期收益,但能促进长远发展的领域坚持投入。

不过,即便俱乐部与健康管理中心已经做了很多,Kaden在自我评价时,仍只给出了“中上”。在他看来,EDG电竞医疗的模式目前仍算不上完善。“我们去年一年也不可能把所有东西都在都探索完。”

除此之外,Kaden也希望未来能有一个主攻心理学的医师,这也是目前健康管理中心所稀缺的。如今选手的心理问题,暂时仍由中医出身的Kaden所承担。

“但也不能一口气吃成一个胖子。我们今年可能会先把中西医和急救这一块全配齐,心理这块还是由我暂时先去做。等今年的模式稳定了之后,我们可能会考虑再加上一两个编制,寻找更专业的心理医师。”Kaden解释说。

从整个行业视角来看,EDG健康管理中心的探索,也对电竞行业的长远发展有着深远的意义。不论从商业价值还是社会意义出发,大量选手们因伤病而快速退出,有着肉眼可见的负面影响。

EDG作为国内老牌电竞俱乐部,商业模式较为成熟,或许尚有余力加大对健康管理的投入。相比之下,个别中下游俱乐部其实并不具备与EDG相同的条件。

在Kaden看来,赛事官方对选手健康的投入,或许是一个现阶段还不错的解决方案。“我觉得赛事联盟可以与一些医疗机构签订一些协议,每个月或者每半个月定期给选手们做检查,并治疗一些问题。”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从长期来看,有医疗团队介入和没有医疗团队介入的两个高龄选手,不管在反应力还是身体健康度方面,有医疗团队介入的选手一定要强很多。”Kaden说道。

Leave a Comment